卢森堡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文化故乡的酸枣树 [复制链接]

1#
北京看手足癣的好医院 http://news.39.net/bjzkhbzy/210117/8598844.html

酸枣树(外一篇)

作者:李士侠

我的老家在大山的褶皱里。有一种生长独特的灌木科本植物,沟塘里、坝界边、原野旁、沙梁上,犄角旮旯,一簇簇,一丛丛,个子不过一米,浑身长满了硬刺,这就是家乡的酸枣树。

开春时节,酸枣树鼓出茸嫩的绿芽,慢慢的一天天放大,绽开了淡淡的小黄花,虽然貌不惊人,可风递幽香,蜂蝶嬉绕。那份宁静、沉郁、优雅的隽永,简直就像一种意味悠长的风姿绰约,一树嫩黄满树甜香。两三个月后,映入你眼帘的绝对是像挂着一树的翡翠。

俗话说:七月十五发红枣,八月十五满山红。秋天到了,一顿顿疙瘩噜酥的酸枣,像玛瑙一般染红了整个村庄。这时节,母亲就放下手里的活计,带上我、弟弟,拿好簸箕、口袋、木棍和镰刀一起去摘酸枣。母亲在前面打滴沥嘟噜的小酸枣就像雨点霹雳扒拉,有的落在簸箕里,有的洒在山坡上,叽里咕噜滚绣球似地满地跑。而我和弟弟就像雏鸡啄米,一会弯腰、一会蹲下,一边往嘴里填,一边往口袋里捡。看着弟弟满嘴流水,母亲高兴的唱了起来,“小酸枣,滴溜溜的圆,红通通的挂满了悬崖边。吃在嘴里冒酸水,冒酸水,哏在嘴里口不干,口不干······”逗得我和弟弟笑成了花。

紧接着手脚不闲的母亲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:“抗美援朝时期,中国人民志愿军为了帮助朝鲜人民打击美帝侵略者,先遣连隐蔽在上甘岭的坑道里,一连几天都喝不上一滴水,多数战士嘴角起了泡。为了保存战斗力,夺取正面战场的全部胜利,连长动员大家发挥个人所长,讲个人亲身经历的故事、笑话、小曲等形式,来调节提高身体的免疫功能。有个北方战士叫刘平,在连长的启发下,大胆的唱了一首河北小调:“小酸枣,滴溜溜的圆······”。你们猜怎么着,这一招很见效,战士们一下子干渴生精直往肚里咽口水。于是大家就学唱起来。我和弟弟跟着母亲的描述,仿佛进入了坑道里,忽然,叮叮当当响声四起,等缓过神来,弟弟大声嚷道;“姐姐,你看!”我下意识的回过头,呵,四面八方男男女女,手举木棍、柳筐,在原地叫好那!小小的酸枣给贫瘠的村庄平添了灿烂和喜气。

太阳骑着咕噜下山了,满载而归的人们欢欢喜喜回到老屋。窗台上,筛子里,房上这一片红,那一片红,在晚霞的衬托下冒着火苗般的香气,把整个村子包围的甜甜蜜蜜,飘香万里。

多少年如一日,那可爱的酸枣树,有着自己的品格。发挥着余热,给人们带来经济价值。树根难得的根雕艺术品,果肉酿造上好的饮品和美酒,核子入药助消化,果仁镇静、安眠,它的全身都是宝。当千百年来,人们发现和注意它时,它就无私的奉献自己,以满身的青春,装点着山村风光,净化着农家生活,一旦被嫁接成功,它就愉快的投入新的生活,新的岗位,把自己的全部之光和正能量无条件的献给人们······

冰恋

“冰是冷的,心是热的。”

上个世纪的60年代,北方的冬天,嘎巴嘎巴的冷。一进腊月,百姓们都在家里“猫冬”,有点心计的人,趁大雪泡天之季,到山上下夹子逮野兔、山鸡,还有的在房前屋后支起筛扁,撒下秕谷,躲得远远的,等到鸟雀来吃时,猛拽绳索,喀嚓一声,山麻、河鹠、鸺鹠就被装进筛子里,然后拿来事先准备好的笼子,小心翼翼的放进去,偷偷地带到城里卖个好价,心里装满无限的喜悦与欢乐。

在燕山深处的南大山脚下,咕嘟咕嘟的山泉顺势而下,包围着半个小山村——东营。我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。那个时候,村里没有娱乐项目,更没有娱乐场所。生长在这里的孩子们,夏天河套玩水,冬天河套玩冰。玩水玩出花样,打水仗、激浪花、学狗刨,混水摸鱼······,不亦乐乎。到了冬天,孩子们最恋玩冰,先学会抽冰尕,铁锨托人,自己打滑擦,在学会玩冰车。其实这里的技巧就是掌握平衡。呼呼的北风嗷嗷的叫着,三九天时,正赶上学校放寒假。孩子们就像出分儿的小鸟三一群、五一伙的背起冰车,挎上冰杵子,一窝蜂地来到大河套,一对对、一排排的滑起来。越滑越起劲,像小汽车在马路上蹦跑。孩子们越玩兴趣越浓,越玩越疯,不到天黑不收兵。有的用头巾把冰车链上,拉链滑。有的冰车带上人,前坐、后蹲、搂脖抱腰、站着等姿势各异,滑着滑着,哐当一声,几辆冰车撞在一起,弄得人仰马翻,孩子们索性躺在冰上,大声喊道:“冰大哥,我爱你,我们拥抱你”。

村里有个青年叫小林,当兵三年回家探亲,正赶上冰冻时节,大家都叫他孩子王。看到孩子们对滑冰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与爱好,他主动考察地段冰情,并大胆的组织了一场滑冰比赛演习,他把我们九个人分了三个组,每组冰车带一个七、八岁的小孩,以“宫前道”为起跑线,到“小新沟门”为终点,战线一公里多。比赛开始,小林叔在上游指挥起跑,我和铁蛋在下游裁判,滑到目的地第一、第二、依此类推。前三名有小林叔叔奖励一支铅笔以资鼓励,大家劲头十足,比赛热火朝天的有序进行。大家光顾的高兴了,一回头,老支书来到我们滑冰场地,心里正纳闷,不料,观察了一会现场的支书爷爷好像看出我的心思,乐呵呵的对我说:“小霞,滑冰是一项健身运动,你们做得好哇,我正想准备以生产队为单位,把乡邻召集在一起,举行一次滑冰比赛呢,请小林当裁判。”听到这,我高兴地拍起了小手掌,大声嚷嚷:“要滑冰比赛喽,要滑冰······”

两天后,老支书召集生产队长会议,商量比赛事宜,赛场就是我们玩的那个冰场,民兵连负责整理冰面,并在终点搭了一个简易的颁奖台。时间定于正月初三。消息一传开,小村喜气洋洋,憨厚朴实的铁匠老张,连宿搭夜打造冰杵子,心灵手巧的木匠孙成集中做冰车,足足忙活了十多天。比赛那天。我们几个孩子拿来红布条坐标志,民兵连长扛来大红旗,治保主任搬来锣、鼓、鑔,赛场一片欢呼。乡亲邻里笑语飞扬。因滑冰的组合,竟然化解了老王和老李家多年的积怨。

比赛紧张进行着,最后角逐,一小队王顺三等奖,二小队李琦二等奖。一等奖获得者是三队吴喜发。四队获组织奖。老支书亲自主持会议,首先特意表扬了王、李两家不计前嫌的优秀品格。大队长颁发了一等奖两个工,(20分)二等奖一个半工(15分),三等奖一个工。接下来,老支书讲话:“冰是冷的,心是热的······”

走过多少个日夜春秋,站在曾经无数次嬉笑过的地方,看着被夕阳染红了的白雪,久久无法平静,那儿时的一幕幕,一桩桩的事情,不时在身边闪过,小伙伴是胖还是瘦,都在做什么,没有多的留意。唯有在那天寒地冻的世界里,滑冰之恋,之情,在老支书高大的背影下挥之不去,哪怕是仅仅的一瞬间,也会珍惜,怀念——那些人,那段情······

李士俠,女,满族,中国老年作家协会常务理事,《诗词之友》河北承德工作站站长,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年出生于河北省滦平县付营子乡东营子村。河北师范学院毕业,年参加工作,现供职于一所大学。本人爱好文学写作,诗集、散文等多篇散见于《中华诗词》、《诗刊》、《现代教育报》、《承德日报》、《承德晚报》、《承德广播电视报》、《燕山》、《国风》等报刊杂志。出版个人诗集《流云》、《雨后》。

编辑:百伶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#个上一篇下一篇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